青岛大小单双稳赚倍投法维修中心

杨连宁:反垄断不能只拍苍蝇,不打老虎

东人书院2019-09-21 13:50:23

暑热难捱,空调电费每月6、7百我更难捱。自来水一个劲儿涨价却不能喝,每月我家要另买60元桶装水。手机费、上网费、收视费加起来,我每月至少3、5百;仅小车每月只加两次油,都快花掉我小1千啦——不知你算过账没?假如你家那台小车5年已经跑了10万公里的话,花掉的油费与路桥费、停车费早已超过一台小型车价了!

所以,当听说反垄断反得车企开始降价了,我也高兴不起来。为什么?因为车价敌不过油价与买路钱。谁都知道,与政府、事业单位、国企三位一体的三重垄断(自然垄断、行业垄断与行政垄断)大老虎比起来,车企的品牌垄断只是一只小苍蝇。甚至可以比喻为,与垄断领域全面放火的州官比起来,外企靠专利技术的垄断,不过像是老百姓点了一盏小灯。

其实你也知道,外企主导的汽车+电器价格,一直是国内唯一只跌不涨的。与汽车+电器的只跌不涨形成鲜明对比的,恰恰是国内几乎所有民生消费价格都是只涨不跌的,是全面火爆的;为什么?因为“垄断的价格,在各个时期,在一切场合,都能够达到的最高价格”(亚当·斯密语)。

简要说来,我国沿袭了2700年前创始的盐铁专卖传统,越是民生必需品,越是被政府从严从紧地管控了起来。过去的粮票、煤票、布票、肉票、糖票、豆腐票、粉条票,如今“抓大放小,有进有退”成了水电气暖、土地+住宅、汽油+道路、学校+医院、电话+电视+网络、银行+保险之类见杨连宁《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?》东方出版社2014年8月版)。

民生必需品越卖越贵,垄断专卖的政府+事业单位+国企也就越来越肥,肥得不妙了。为什么?因为这种现代版本的垄断专卖制度,犹如诺赛克描述的那样一幅不妙景象:“一个人独占了沙漠里的唯一一眼泉水,并且可以随心所欲地收费。”

垄断领域真正的大老虎,是政府、事业单位与国企三位一体,仍旧垄断着几乎所有的民生必需品。所有“维持生存必需的、须臾不可离开的、并且是不能替代的”(米瑟斯语)的民生必需消费,好比鱼鹰被渔夫扼住了咽喉一样,你是被食利者联盟强迫买单的;他们的垄断暴利,也就转嫁为千家万户的昂贵生活成本了。

前边说到,仅仅电费,就让你20%甚至30%的月工资白领了。你耳熟能详的空调广告是“每晚低至1度电”或“中央空调不用电”。节电是因为中国人浪费吗?不是,是电费太贵:0.2元/度发电成本翻番3倍4倍5倍为供电收费!为什么那么高?因为自然垄断、行政垄断与行业垄断有三重垄断。

美国的电价、气价是只跌不涨的,电价与气价甚至低于60年前。我国的水电油气暖供应,品质全都低于美国,价格却远远高于美国。水价是美国的5倍,电价是美国的1·2倍,油价高过美国,即便按照2.5元/立方米的低价,天然气价格也是美国的3倍——郁闷的是,我国的人均收入仅是美国的1/10。

美国的手机同网免费,夜间免费,更没有漫游费,我国呢?我国的网速不及美国的1/2,上网费却是美国的4-5倍。与道路基本免费的美国相比,我国的过路费、过桥费与停车收费,更是水银泻地般普及的。至于国内水价昂贵却不能饮用,另外装大小单双稳赚倍投法或花钱买桶装水的满大街送水景象,更是全世界罕见的。

亚当·斯密发现,凡是长期坚挺、只涨不跌的商品价格,无非是出自以下5种原因:1,暴利被隐瞒了;2,自然垄断;3,行政垄断;4,行业垄断;5,拥有专利技术。看一看这5个原因,你恍然就有了大悟:理直气壮地坚持三重(自然、行政、行业)垄断并隐瞒暴利的政府、事业单位与国企的连体人,作为雄踞于社会之上的超级垄断巨无霸,才是真正的大老虎。

一个国家,有官府收钱、专权垄断的习惯,却没有公共资源、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向公众无偿、低偿提供的传统,不可怕吗?譬如你在国内,常碰到用围墙圈起山水风景来,一道一道卖门票的恶习。出国游览的人都会纳闷,怎么国外没有把守大门买门票的景点?山林洞穴等地质奇观、江河湖海等风光景观,除了私家领地之外,全世界绝对没有国内这样圈起来卖门票的垄断专营。

公共交通、公共通讯等服务在国外,都是低偿甚至无偿共享的公众资源。文博遗产、网络信息,电视传播,通邮通信,以至道路交通等公共资源,西方国家大多是纳入免费或低收费的政府公共服务的。而在国内,这些公共资源,全都成了垄断专营、获利丰厚的首选。


你不妨试想一下,除了修筑道路后设卡收费,敷设线路后按月收费之外,还有什么途径,能够像国内这样一劳永逸的赚钱呢?道路一旦筑就,使用费就不应当高得没完没了,对吧?但是,投资12亿的首都机场高速路,收费早已收过240亿了。

电话、电视、网络线路一旦敷设,使用费也不应当高得没完没了,对吧?这类服务不像供电,电力是被消耗掉的;也不像供水供气供暖,不可再生的资源也是被消费掉的,对吧?电视、电话、网络,几乎没有扩容限制,无限扩容意味着成本的无限降低,甚至意味着一本万利、无本万利,不是吗?

每个新增用户的新增缴费,意味着投资成本的无限降低,对不对?那么,月月缴纳并且越缴越多的收视费、上网费、电话费,有什么理由维持暴利呢?换言之,根本没有商业电视与商业网络的国内,为什么收视费、上网费、电话费反倒贵过市场经济国家5倍、10倍呢?

既然车企降价,表明反垄断见效了;可见,价格的只跌不涨,可以成为检验反垄断的真实标准,反之,价格的只涨不跌,就是垄断我行我素的标志,对不对?因此,水电油气暖+电话电视网络+过路过桥+住房+学校+医院+银行+保险等的全面降价,我能做梦吗?换言之,所有民生必需品领域的反垄断打虎大戏,能否开演呢?

——摘选自杨连宁新书《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》

友情链接